官方微信
直击年报
2015-05-07 14:12:01 阅读:13488
摘要临近4月底,A股上市公司年报披露即将收官,50余家机器人概念股也先后晒出了2014年的成绩单。二级市场一直被视为经济发展的晴雨表,而机器人概念股在二级市场的年终大考,在某种程度上亦反映了过去一年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的基本面情况。
       【《高工机器人》4月封面文章】【文/本刊记者王才荣】临近4月底,A股上市公司年报披露即将收官,50余家机器人概念股也先后晒出了2014年的成绩单。
 
  二级市场一直被视为经济发展的晴雨表,而机器人概念股在二级市场的年终大考,在某种程度上亦反映了过去一年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的基本面情况。
 
  受益于政策红利与下游应用市场需求带动,2014年上市公司入局机器人产业的热情高涨。无论是增发募投,还是通过资本运作并购优质机器人标的,都不难看出,二级市场对机器人产业尤为青睐。
 
  然而,从机器人上市公司交出的年终大考“成绩单”来看,情况似乎并不容乐观。尽管逾六成上市公司的业绩看涨,但其背后机器人业务的贡献却颇为乏力,多家上市公司的机器人相关募投项目产能未能真正释放,且市场拓展缓慢,站在风口的机器人产业尚未实现软着陆。
 
  近四成企业净利润下滑  机器人项目落地“慢”
 
  据《高工机器人》记者梳理统计的近50家机器人概念股的情况来看,有将近40%的上市公司净利润较同比出现下滑,其中尤以钱江摩托(000913.SZ)、慈星股份(300307.SZ)、工大高新(600701.SH)三家净利润下滑幅度最大,三者2014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96亿元、-3.02亿元和-1467.76万元,较上期同比分别下滑了-1544.71%、-208.16%和-218.18%。
 
  此外,林州重机(002535.SZ)、佳士科技(300193.SZ)、金自天正(600560.SH)、南京熊猫(600775.SH)、山河智能(002097.SZ)、达意隆(002209.SZ)、蓝英装备(300293.SZ)等多家在2014年机器人布局动作力度较大的机器人概念股的净利润亦出现了不同程度下滑。
 
  对于净利润的下滑,上述上市公司多归咎于行业景气度低迷、订单和产量不稳定、综合毛利率下降等多种因素,而涉足的机器人业务对其业绩影响微乎其微,多数上市公司仅只是在其公告中称工业机器人项目正在稳步推进,并未见到具体销售情况。
 
  另外,在逾六成净利润实现增长的机器人概念股中,除机器人(300024.SZ)、华昌达(300278.SZ)、三丰智能(300276.SZ)、均胜电子(600699.SH)、上海机电(600835.SH)、汇川技术(300124.SZ)等屈指可数的几家上市公司外,其余多数机器人概念股的机器人相关业务几乎未贡献利润。
 
  新松机器人依旧是所有机器人概念股中的一枝独秀。新松2014年财报披露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23亿元,同比增长15.5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26亿元,同比增长30.34%。
 
  新松机器人业绩的蒸蒸日上,主要依托于工业机器人、物流与仓储自动化成套设备、自动化装配与检测生产线及系统集成三大支柱业务的稳定增长。公告显示,上述三大主营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77亿元、4.42亿元和4.55亿元,实现利润分别为1.81亿元、1.52亿元和1.60亿元。
 
  而华昌达在2014年6月收购上海德梅柯后,其并购效益在年底得到显现。华昌达2014年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37亿元,同比增长106.0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13.01万元,同比增长185.80%。但值得注意的是,仅子公司上海德梅柯在2014年就为其贡献了3811.97万元的净利润。
 
  同样,均胜电子2014年跨国并购IMA和Quin GabH后,机器人相关业务也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效益。财报显示,2014年均胜电子总营业收入为70.77亿元,同比增长15.95%,实现净利润约3.47亿元,同比增长20.03%。尽管相较于逾70亿元的营收,其工业自动化及机器人系统集成业务显得微不足道,但其3.62亿元的销售额已足以笑傲国内机器人同行。
 
  相比较之下,以秦川机床(000837.SZ)、雷柏科技(002577.SZ)、东方精工(002611.SZ)、华中数控(300161.SZ)、京山轻机(000821.SZ)等为代表的多数上市公司的机器人业务却显得相形见绌。
 
  以雷柏科技为例,2014年雷柏科技实现营收5.28亿元,净利润3869.90万元,但其业绩依然靠鼠标键盘销售、其它无线产品以及游戏三大业务拉动。在雷柏科技2014年年报的董事会报告中,其只简要交代了目前机器人集成系统应用业务累计完成实施订单4个,正在实施的订单8个,全年累计订单金额超过2,000万元,意向项目储备充沛。显然,雷柏科技的机器人系统集成业务仍未真正实现盈利。
 
  其它如秦川机床、双环传动(002472.SZ)、埃斯顿(002747.SZ)等一批上市公司截至年底,其机器人相关募投项目产能尚未释放或没有实现盈利。秦川机床2014年规划年产1万套关节减速器仍不见踪影,其年报中披露的9 万套工业机器人关节减速器技术改造项目和工业机器人关节减速器生产线项目完成进度仅达到了7.66%和1.97%。
 
  同样致力于多关节减速器的双环传动,现阶段其减速器产品仍只停留于机测与优化阶段,尚未导入规模化量产。
 
  而今年一季度刚挂牌中小板的埃斯顿,尽管被业界视为除新松以外的另一只纯正机器人概念股,但从其2014年机器人业务来看,依旧未实现盈利。财报显示,2014年埃斯顿旗下两家涉足工业机器人及成套设备的两家子公司埃尔法电液和埃斯顿机器人的营业利润分别为909.01万元和-1781.88万元。
 
  “政策催鼓和产业资本的追逐,在很大程度上将机器人产业捧得非常高,但是目前大多数上市公司涉足机器人领域时间比较短,机器人业务暂时对其业绩还不构成影响。”一位券商分析师对《高工机器人》记者表示,从机器人产业链层面来看,目前国产机器人企业主要受制于技术瓶颈、产品稳定性和市场认可度等方面的影响,尤其是在多关节领域仍与外资品牌存在较大差距。
 
  

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年度报告
 
  政府“输血”依赖症
 
  国产机器人企业尤其是减速器厂商的普遍羸弱,使得地方政府不得不为其输血,以扶持当地的机器人产业化道路。
 
  在今年机器人概念股披露的年报中,动辄数千万的政府补助依旧赫然在目,不少企业甚至已将其作为扮靓业绩或妙手翻盘的依仗法宝。
 
  《高工机器人》记者统计发现,今年年报净利润出现扭亏为盈或大幅增长的不少机器人上市公司都受到过大笔金额的政府补助,其中秦川机床、华中数控、机器人、汇川技术及钱江摩托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高达6267.84万元、7925.59万元、7410.03万元、3057.99万元和2212.63万元。
 
  以秦川机床为例,2014年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4368.63万元,但加上报告期内的政府补助和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等收益后,其净利润立马实现扭亏为盈,达到1927.14万元。
 
  “事实上,在当前不少机器人概念股,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原主营业务已经萎靡不振多年,业绩长期亏损,甚至将成为ST戴帽股。”华东地区一家机器人本体企业高管坦言,不少上市公司转型涉足机器人上下游产业链领域,不仅方便“圈地”,拿政府补贴,更可借此改善盈利惨淡的局面,做市值管理,甚至规避退市风险。
 
  尤其是2014年年初以来,广东、浙江、湖北、重庆等多地的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出台,为壮大当地机器人产业,加快推进“机器换人”,各地方政府不遗余力的财政补贴随之而来,不少上市公司觊觎政策利好,纷纷扎堆涌入。
 
  毋庸置疑,政府补助只是短期行为,只有掌握技术优势,加强成本控制才能掌控市场话语权,取得长远发展,否则空炒概念,过度依赖政府补贴,或难免会跌下机器人产业的风口。
 
  新一轮并购热潮来临   国产企业步入生死拐点
 
  值得关注的是,在国家相关部门加强顶层设计,促进机器人产业发展的利好带动下,2014年年初以来上市公司并购机器人题材企业的案例层出不穷。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年底,至少超过60余家上市公司并购或投资了机器人、智能自动化项目。其中不乏新时达6亿元并购众为兴、华昌达溢价10倍收购德梅柯、松德股份9.8亿元收购大宇精雕、京山轻机4.5亿元收购惠州三协精密等大手笔。
 
  “发展机器人将成为国内产业转型的重要推手之一。对于中国制造业来说,在中国人口红利逐渐减弱,以及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已经不是‘是否选择’使用机器人,而是‘必须’甚至‘被迫’要这样做的问题。”浙江省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顾斌曾表示,机器人行业爆发性增长已经出现,未来将会出现更多上市公司并购机器人的案例。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从2015年年初到4月底,包括博林特收购远大环境、华昌达逾3亿元并购美国DMW、南车时代电气并购SMD到海伦哲2.6亿元并购连硕科技等在内,至少有超过10家上市公司投资或并购了机器人企业。
 
  进入2015年,新一轮的机器人并购热潮正在持续升温。但同时,不容忽视的是,国内机器人行业的竞争格局正变得更加复杂多变。
 
  “2015年将是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的关键一年,今年国内的机器人企业将高速增长,同时跨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布局已经基本完成。”新松机器人总裁曲道奎如是说。
 
  多位业界人士在与《高工机器人》记者交流时均表示,机器人产业已经被引爆,2015年将是中外机器人企业展开对决的关键之年。而这也同样意味着,今年国产机器人企业将进入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在此种竞争环境下,上市公司频出大手笔入局机器人的动作就不难理解了。但必须指出的是,当前众多国产机器人企业仍面临技术薄弱、产品性能不稳定、品牌认可度不高、售后服务短板等诸多问题,上市公司的频频并购可为中小型机器人企业提供资金后盾和整合应用市场优质资源,迅速壮大机器人产业,但另一方面,资本市场热钱的过渡涌入,或将在相当程度上诱导大量企业转型布局,催生了低端机器人产能过剩。
 
  曲道奎表示,2014年中国地区机器人产业增长达到54%,已经在快速爆发,机器人是大概念,下一步就是把机器人多元化发展起来。“现在是集中在工业,下一步就是要在服务领域拓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