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高工机器人官方微信

订阅服务机器人官方微信

订阅人工智能官方微信

【视点】未来,协作机器人到底走向何方?

2018-01-25 09:32 高工机器人网 阅读:5616
分享到:

摘要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工业机器人使用密度达58台/万人,我国3C产业有超过2000万的产业工人,而3C行业机器人密度仅为11台/万人,约占国内机器人使用密度的1/5,可见我国3C制造业自动化程度尚处于较低水平。

关于恶意转载本网原创文章,故意删除高工机器人字眼的严正声明

【文/虞超】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工业机器人使用密度达58台/万人,我国3C产业有超过2000万的产业工人,而3C行业机器人密度仅为11台/万人,约占国内机器人使用密度的1/5,可见我国3C制造业自动化程度尚处于较低水平。

在3C制造领域,受制于产品生命周期短,订单批次多等因素制约,企业对于柔性生产的需求越来越高,而柔性生产的主角——协作机器人也备受关注。

1516844117534285.jpg

在2017高工机器人年会上,针对未来协作机器人的发展状况,富士康集团系统开发处处长张作为、中源智人董事长黄道权、勃肯特机器人总经理张晓、斯坦德合伙人王茂林、泰达机器人常务副总吴震东、同川科技总经理沈晓龙、麦荷机器人董事长张明星、速美达销售总监曾雅杰、优傲机器人中国区技术经理包文涛展开了讨论。

第一个议题是未来的协作机器人在市场发展方面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此处的未来我们设置为两个点,第一个点是今年年底有没有这方面的进展?第二个点我们给大家三年的时间,三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主持人张小飞博士说。

优傲作为协作机器人的“鼻祖“,率先开始了发言。

包文涛说,2014年、2015年在讲协作机器人的时候需要解释半天。当时优傲提出的口号是“人人可以实现自动化”,后来协作机器人市场成熟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协作机器人市场当中,这个市场也变得越来越炙手可热,在很多场合大家越发频繁的提到协作机器人。从去年的下半年以来,优傲又提出来一个全新的理念——“为人赋能”。

据包文涛介绍,优傲的“为人赋能”其实分为两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把人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这一点协作机器人肩负着非常重要的使命。

第二个层次是协作机器人所应用的范围在将来有无限的可能性。“过去在欧洲推广的时候主要应用在工业、中小企业,但最近我们越来越发现协作机器人不仅仅是限于工业使用的场合,我们发现协作机器人在医疗领域有拿它做手术的,在食品加工领域还有拿它做调酒的,所以它应用的场景越来越广阔。”

包文涛说:“所以我们可以预见,协作机器人与人交互的场合会越来越广泛,越来越普遍。”

主持人张小飞博士认为,现在的协作机器人还不具备语言沟通能力,交流不是很通畅,而实际上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到能够与人交流沟通的程度了。他更偏向于让协作机器人具备服务机器人的语言沟通能力,以便于未来适应更多的应用场景。

他说,希望以后有这样的解决方案,因为中国的协作机器人像一大群狼一样开始追赶优傲,怎么样体现出自己的差异化,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开放就可以容纳更多的功能。

曾雅杰表示,自己最早知道的协作机器人就是优傲,后来有接触ABB的Yumi。

“机器人的前面加上‘协作’这两个字,我把它理解为一个好的舞蹈老师,它教一个学生跳舞,一个好的学习者要具备四个能力,才能把舞蹈学好。第一个是好的感知能力,比如说这个老师的力度;第二个要有好的学习能力,老师教什么,就能学会什么;第三个要有好的思考能力;最后一个就是要有好的执行能力。”

曾雅杰表示,目前情况下,全球的协作机器人更多是基于可编程情况下动作的执行,还没有真正根据人的要求,把人的一些示范完全去模仿或者说去操作。“将来有希望产生即插即用的协作机器人,把夹具一插到机体上面就可以执行。这里面就有一个前端执行机构的问题,机器人的手指能不能随着工具的变化而进化,这个可能还有一些硬件的问题。”

张小飞博士则进一步说到:“人的大脑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单线程’的,我们双手不太擅长同时做两件不同的事情,实际上大脑所采取的最终解决方法是一只手刚完成一项指令,马上再下达另一项指令,而不是同时下达两个。但是协作机器人可以双脑双臂,这个配合其实比人的效率还高,如果跟人之间再配合,爆发的力量就更大,这方面是可以开拓的。我们还是要编程,这个编程只是用什么方式让它更灵活,它毕竟不是人。”

张明星说,麦荷机器人主要是三个方面看未来机器人发展的。“一个是机器人的执行能力,第二个是感知能力,现在我们看到有更多的传感技术应用在机器人上面,但是在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各种各样的传感技术加进来。第三个就是人工智能,对于机器人所处的环境,想去执行的是一些命令,可能要用一些人工智能的算法加进去。”据张明星介绍,目前麦荷机器人更多的准备在执行能力上,感知能力有一部分,而人工智能层面则相对来说会少一些,“我们的战略首先是把机器人的执行能力和部分感知能力做到极致,所以我们的工作会围绕着一个开放的协作机器人平台进行,加上应用的自动识别和更换。这一块主要是为开发者去做的。”

由于斯坦德是做移动机器人的,因此王茂林的发言围绕协作机器人和AGV结合这一部分展开。“目前来看这个市场是存在的,而去年的销量也证明了这个问题,这个需求应该不只是存在,而且是迫切的。”王茂林说,“很多人无非就是不了解这个东西到底是不是好用,很多用户一般问我三个问题,东西到底好不好用,第二到底多少钱,再一个就是性价比到底怎么样。我刚才也说了,起码在2018年AGV核心传感器的价格应该有一个质的下降,使得整个产品的价格会产生质的改变,所以2018年复合型的机器人是完全可期的。”

张小飞博士说,把AGV跟协作机器人结合,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复合型机器人。他个人认为这种机器人的实际用途是非常多的,AGV和协作机器人之间的结合也非常关键。他建议大家以人类的灵活性和自由度为参考对象,将复合型机器人的性能再度提升。

沈晓龙认为,未来协作机器人肯定是在软件和多传感器的融合这一块发展,同川在2017年也投资了一家专门做传感器的公司,未来希望机器人能够跟更多的传感进行融合,有视觉、力觉、激光,希望它对环境的感知更加灵敏,增加机器人适应环境的能力。同时他也希望在2018年或此后有大的互联网公司能加入同川,一起对AI技术进行深度的开发。“因为协作机器人在将来无外乎就是这几个方面,第一是传感器越来越多,第二能感知更多的环境,第三有更多的分析数据处理能力,让它变得越来越智能,当然如果能给他加上一双腿,让它更灵活,那更好。”

吴震东认为,协作机器人也好,工业机器人也好,它其实代表的是一个产业的发展,协作机器人可能是从传统的机器人往智能化控制机器人的过渡。“我想最终版的协作机器人应该是用脑电波去控制它才对,就像我们现在的汽车一样。汽车跟手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但越往后就越会发现,汽车跟手机在某些功能上越来越相近,这是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一个产物。”

吴震东说,“我本身是做3C的,目前阶段在3C行业协作机器人可替代的部门应该是专机部分无法介入到的,无法完全自动化的部分,需要人去配合的部分,这一块市场在三年以内会是一个井喷期,这是我的看法。机器人到未来也不会分为工业机器人、协作机器人,它就是一套解决方案。”

黄道权认为,协作机器人主要看它的性价比,如果性价比已经做到很高,就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是比较关注性价比的,只要性价比合适,这个市场一定会有很大的空间。”

张晓表示,勃肯特对于视觉以及协作机器人这一块都有探讨,但并不准备直接进入。她说:“首先我认为机器人这个行业一直处于‘百花齐放’的状态,就像每一部手机在诞生过程中面临市场多样性一样。第二点,以我们公司自有的态度来讲,是精益求精,不忘初心。把产品质量或者该做的部分要做到,才能考虑后面的发展。”

张作为介绍了富士康当前的自动化情况。“富士康用的六轴机器人大概将近6万台,如果加上AGV,专用的,大概也有几十万的。再往下拉,还有测试相关的设备,大概都要自动化,这方面来讲大概在整个富士康里头超过30万台,如果照整个容量来讲,前面几位讲到传感器、视觉、力觉,甚至还有语音的,我们大概都在规划。”

张作为说,富士康也使用了一部分协作机器人,“以我们的产业类别来讲,我们希望做到更小、更简单的,毕竟制造业的利润越来越低,我们怎么样从里头挤出一些利润空间,那才是我们主要的目的。”


热门文章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欢迎投稿

联系人:郑先生

Email:ly.zheng#gaogong123.com
发送邮件时用@替换#

电 话:0755-26981898-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