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高工机器人官方微信

【视点】反复迭代的协作机器人:市场导入期中被“再定义”

2018-07-14 09:11 高工机器人网 阅读:6813
分享到:

摘要2017年下半年,协作机器人相关融资案例与新品发布事件密集出现,市场对协作机器人的关注热度持续上升。2018年上半年,协作机器人厂商侧重在资金和产品的部署上,有望加快产品上市的周期。

关于恶意转载本网原创文章,故意删除高工机器人字眼的严正声明

  【文/潘敏瑶】2017年下半年,协作机器人相关融资案例与新品发布事件密集出现,市场对协作机器人的关注热度持续上升。2018年上半年,协作机器人厂商侧重在资金和产品的部署上,有望加快产品上市的周期。

  从国外协作机器人厂商的动作来看,主要偏向于软硬件的更新迭代。2月,Rethink Robotics发布了Sawyer软件开发工具包;4月,川崎重工推出了新型协作机器人系统继承者;同月,KUKA发布了六轴3kg负载的协作机器人LBR iisy;6月,优傲推出了e-Series协作机器人平台。

  反观国内,国产协作机器人厂商则偏向于产品导入市场的前期储备工作。在融资方面,3月7日,节卡机器人宣布完成6000万元A+轮融资;6月4日,镁伽机器人宣布完成千万级美元的A轮融资;6月11日,尔智机器人完成A轮3000万元人民币融资。各家的融资主要用于供应链的进一步夯实、新产品研发、市场渠道推广,以及细分领域应用场景的摸索与落地。

  在产能部署方面,遨博协作机器人2018年计划销售3500台,实现销售收入2.5亿元,在建年产5万台协作机器人研发、生产和运营基地,有望成为国内最大的协作机器人生产基地。

  至于推出新品的动作则显得比较谨慎。4月,沈阳远大发布了新一代协作机器人;7月,艾利特6轴6公斤负载协作机器人EC66亮相。而更多机器人厂商,如配天机器人、广州启帆、欢颜机器人、尔智机器人虽透露出即将推出协作机器人的信息,但“大招”仍在酝酿中。

  可以看出,协作机器人虽然市场反应比较火爆,但因其属于机器人行业的新品类,关于定义、性能、关键指标等方面正在具体应用场景中逐步演化,从样机到产品化还有很多瓶颈亟待突破。

  ■协作机器人的多重定义

  自2008年优傲机器人推出全球第一款实现商业应用的协作机器人以来,因其具备“安全协作,编程简单,灵活部署”三大特性而首先定义了协作机器人。针对此,优傲着力打造的UR+应用生态系统,旨在为客户提供即插即用的解决方案。

  “我们理解的智能是广义的,站在用户和开发者的角度考虑他们的实际需求和使用协作机器人的瓶颈,这是优傲一直坚持的核心理念——让人人都能使用机器人。”优傲CEO Juergen von Hollen提到,用户需要的不单是机械臂而是整体应用方案;用户需要的不是一次动作程序编写,而需要能够根据自身需求简单快速地自行设计动作、规划路径、进行应用开发。

  随着协作机器人从概念走到现实,优傲又提出了“为人赋能”的理念。第一个层次是协作机器人肩负着把人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的使命。第二个层次是协作机器人的应用范围在将来有无限的可能性。

  节卡机器人则贴近中国的实际应用状况,对协作机器人的属性进行更细致的定义。“首先,协作机器人更彻底的降低使用者的使用门槛,图形化编程可以实现真正的无代码编程,以适应中国产业工人的使用能力,还为初、中、高级使用者提供了不同的使用环境。同时具备更加方便自然的机器人末端触感反馈及人机互动。”总经理李明洋解释。

  此外,李明洋还提到节卡协作机器人特有的无线示教功能,一个手机或PAD即可控制数十台节卡协作机器人,可远程也可现场操作,实现人机互联的效率指数倍增。面对中国工业的需求定制,节卡机器人的载荷为3、7、12公斤三个典型级别。

  对于协作机器人的智能性,艾利特CTO孙恺则有另一番见解:“轻型本体是协作机器人的载体,AI是协作机器人的灵魂,以机械、结构以及传统的控制技术作为支撑,视觉、AI等功能则是让协作机器人真正大规模发挥价值的内核。

  镁伽机器人CMO乔志新从应用场景的角度提出了看法:“先看市场要什么,再看自己能干什么,反复迭代几次,产品定义就有了。”

  ■从“样机”到“规模量产”要走过几道弯?

  类比于传统工业机器人,无疑协作机器人在性价比和应用上的突破性是主要的拦路虎。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市场上的协作机器人厂家很多,但大多是跟风者,缺乏广度与深度的思考以及高性价比、大规模复杂产品的研供销能力。

  麦荷机器人董事长张明星认为,每家企业需要根据自身的基因与梦想去确定各自奋斗的目标,他根据“核心零部件及控制算法是否自主”将协作机器人厂家分为两大类别。

  他解释,自主化程度越高,则研发与规模化生产难度越大,但是一旦攻坚成功,那么市场竞争力则越强;如果自主化程度低,则研发及规模化生产难度相对较低,但是市场竞争力也相应降低。

  “协作机器人是一个机电气混合型的产品,需要具备规模化的高精密机械设计与制造实现能力,以及复杂的电气控制与运动算法的实现能力,可以说是一个关联多学科的复杂产品,可谓是搞出来容易搞好了难!”张明星坦言。

  显然,艾利特的协作机器人属于自主化程度高的类别,艾利特CEO曹宇男同感,协作机器人产品化的难点在于制造、装配精度要求比较高,并且机电光磁耦合紧密。

  另外,曹宇男指出,成本敏感性尤其重要,如果制造成本过高,毫无意义。“无论是制造难度还是市场推广难度,核心点在于trade-off的问题,‘用国外竞品一半甚至更低的价格,造出比国外更好的协作机器人的产品’是艾利特的目标,也是难度所在。价格很重要,但是价格背后是降本能力。”

  节卡机器人总经理李明洋从宏观层面表达了看法,样机到产品化需遵循行业的客观规律,供应链、制造工艺、性能指标等需要固化,这个过程需要时间和批量产品的行业应用后,通过实践、反馈、改善、再改善才能逐步完成,没有捷径。

  李明洋还指出协作机器人要实现产品化,必须针对具体的行业应用场景,赋予其行业个性。因此,节卡机器人选择从食品、3C、机床上下料等短期内无法一蹴而就实现无人工厂的行业首先切入,通过系统解决方案带入更多协作机器人装机容量,从而促进市场逐步过渡到卖本体单机。

  从市场参与者来看,目前,国内协作机器人市场处于市场导入期,除优傲机器人约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60%外,多数企业出货量较小,尚未形成一个明晰的竞争格局。

  技术掣肘依然存在,但目前协作机器人面临着更多的是与终端应用的契合问题,产品与应用是两条不同的道路,需要具备不同的能力与素质。在这一点上,协作机器人厂商唯有打通从产品到终端应用的通道,才能成为产品市场化的通关钥匙。

  可见,国内协作机器人市场还远没有被开发,更谈不上饱和。用镁伽机器人CMO乔志新的话来说:“池塘里的鱼还不够多,鱼虾多了,开始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的时候,兴许就热闹了,好戏在后头,谁能上演‘垄断独角戏’,一同拭目以待!”


热门文章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欢迎投稿

联系人:郑先生

Email:ly.zheng#gaogong123.com
发送邮件时用@替换#

电 话:0755-26981898-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