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高工机器人官方微信

【视点】孔兵/莫卓亚/沈岗离职背后

2018-10-19 09:07 高工机器人网 阅读:12006
分享到:

摘要近段时间,机器人行业高管频繁动荡。

关于恶意转载本网原创文章,故意删除高工机器人字眼的严正声明

  【文/廖文清】近段时间,机器人行业高管频繁动荡。

  孔兵的第三次勇敢?

  就在刚刚结束的工博会上,原德梅柯掌舵者孔兵以李群自动化总经理的身份现身接受采访,也预示着其已经离开德梅柯。

  孔兵离开之后,本来还没有喘过气来的华昌达就等于又断了一个臂膀。事实上,自从跑路事件发酵之后,离开华昌达的远不止孔兵一个人,“树倒猢狲散”情况下,大家都在担心临危受命的陈泽能够撑多久。

  前段时间,有个股民发来信息说年初的时候买了华昌达的股票,到现在心情都没有好过,套了60万,如果陈泽再走了,他可能真的要崩溃了。

  明明年初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颜华跑路”事件,因为没有了解清楚状况就被忽悠接了盘,他的内心已经懊悔不已,如今华昌达高管一个个地离开,更是雪上加霜,现在只有欲哭无泪的份了,他说只希望机器人行业下半年能景气一点。

  对于孔兵离开德梅柯的举动,有个投资人表达了他的不解:华昌达不是刚完成股权激励吗?名单上还有他呢,就这样放弃了?但有业内人士就说了:“股票都不值钱了,要股权还有何意义?”

  2017年的时候,孔兵说过一句话:做不可能的事,永远别给自己的人生设限。离开德梅柯加入李群自动化,大概是他不为自己人生设限的第三次勇敢。第一次是加入ABB进入机器人行业;第二次是2016年从KUKA的首席执行官成为德梅柯的掌门人。

  “我喜欢挑战,不甘心平淡,就想去看看不同的领域,不同的世界”。孔兵说。

  今年的8月份,李群自动化在东莞举办了新品发布会,作为嘉宾的孔兵在发布会上说,中国机器人产业之所以如此被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掌握核心技术。

  他的原话是这样的:中国号称有上百家工业机器人公司,真正有自己核心技术知识产权的却没几家。核心元器件尚可以通过外购的方式获得,但控制系统是机器人的大脑,一家不具备研发大脑能力的公司严格意义上不能算作是一家机器人公司。

  这些话其实就已经暴露了他要离开德梅柯的想法。

  孔兵前脚踏进李群自动化没多久,李群就被曝出已经完成了近亿元C轮融资,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这两件事情其实有着某种关联。

  官方提供的信息显示,李群2017年营收接近1亿元,预计2018年可以达到1.5亿元。在国内的轻量级工业机器人公司中,李群已经跻身于第一梯队,孔兵的加入无异于“锦上添花”。

  在近期的报道中,李群自动化董事长石金博表示,孔兵的加入也代表着李群自动化在市场和技术服务上,又进一步向世界顶级企业看齐。孔兵将帮助李群制定市场策略,利用他的行业认知和影响力,聚拢更多行业人才、资源等,提升机器人产品的用户体验和服务。

  莫卓亚的“天机”

  长盈精密正在经历一场“阵痛”,连带着天机机器人也有点“蔫了”。

  莫卓亚是在朋友圈宣布已经提出离职申请的,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天机机器人发展的越来越好,我觉得我继续留在天机,实在是委屈了天机。但真实情况真是如此吗?

  被热捧为机器人行业“混血富二代”的天机机器人在成立之初,定的目标是2018年要实现3000台的销量,但在近期报道中,措辞已经换成:2018年全年销量将超过1000台。

  在缔造天机机器人中,莫卓亚作为负责人功不可没,事实上,这个“借船出海”的想法最初就是她提出的。成立初期,天机机器人用了半年就推出了被称为全球最快的轻量化机器人TR8,被业界誉为“黑马”。

  但快速发展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困难也来得更突然,承载了过多赞誉和厚望的天机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就被“当头棒喝”。莫卓亚坦言,目前由于机型单一,的确较难应对整个市场的变化。

  主打3C领域的明星产品TR8市场表现明显不及预期,3C、光伏等行业增速均有所放缓,出现增长乏力。而在刚刚结束的工博会上天机新推出的两款scara机器人也还未量产。

  对于合资企业来说,文化的融合、技术的融合、理念的磨合始终是需要迈过的坎,而这些,没有三五年是很难做到的。

  TR8刚推出的时候,业内人士就评价说“不过是换了一下外壳的安川机器人”,莫卓亚“借船出海”的初衷也是希望从借鉴国外的先进技术造机器人到自己拥有技术造机器人,也意味着,首先推出的TR8机器人的核心技术并不在天机,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这算不上是一款具有颠覆性的产品,顶多就是“换汤不换药”。

  问题来了,没有供应链优势的天机机器人,拿一个并不算是颠覆之前安川产品的机器人究竟能够走多远?

  沈岗的“机器人梦”

  2018年4月11日,沈岗在自己的朋友圈分享了一篇文章,评论是这样的:只要有机会,谁都想疯狂一次。显然,碧桂园给了他疯狂的机会。

  9月8日,在位于碧桂园总部的新闻发布会上,刚刚履任两个多月的沈岗首次公开面对媒体,也宣告着他与任职了近16年的发那科分道扬镳。

  沈岗是从2003年开始加入发那科担任研发要职的。4年半前回国后,沈岗作为日方代表回到国内,担任上海发那科机器人有限公司的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在加盟碧桂园之前,沈岗除了在智能机器人和机器人软件研发领域的成就之外,最亮眼的成绩就是推动了上海发那科的本土化。

  “我们有没有可能成为全球最强的机器人公司?”杨国强的一句话,让碧桂园的机器人梦撞上了沈岗的机器人梦,但是800亿和沈岗真的就足以支撑起这个梦想吗?

  有参加过碧桂园校招的人士在知乎吐槽,房地产起家的碧桂园所展现出来的气质里似乎还缺那么一点对于技术产业的理解,如果还用之前做房地产的思维做机器人产业,恐怕要吃亏。

  沈岗的能力自然是不容质疑的,但如若真发生理念上的冲突,以他一己之力估计也很难抗衡整个庞大的碧桂园体系,房地产暴利的行业特质与机器人行业缓慢的成长期这一冲突并不会因为执掌者是谁而改变。

  事实上,机器人行业的高管离职现象并非只有上述这些,新时达在2年内,就已经调整了好几个副总裁级别的高管,除了还在职的蔡亮之外,李国范、彭胜国等都已经离职。

  9月14日,华昌达公告称收到公司副总裁张琳女士的书面辞职报告,并表示:张琳女士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

  对于频繁出现的高管离职或者调动的情况,有业内人士提出,来自于投资方的压力,上市公司还有来自股民和董事会的压力,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的,在不能带领公司稳定发展的情况下,高管除了黯然离职似乎也没有别的出路。

  而上升到整个机器人行业大环境,埃华路总经理黎广信表示,归根结底,是前阵子炒的虚火旺盛的“期望值”与机器人行业艰苦卓绝的生存环境矛盾冲突的结果,这种事情会陆续出现,直到新的平衡点出现。

  2017年,机器人行业的小幅度爆发让大家对于2018年形势预测过度乐观,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从2018年开始机器人行业将进入黄金时代,但也正是这种盲目乐观的心态提升了大家对于机器人行业的期望值,导致多数人无法独立判断、人云亦云,扩产风潮迭起,新的企业不断进入。

  行业的火热也吸引了资本的不断进入。有投资人表示,在过去的2017年,机器人概念展现了一场资本的狂欢。延续2016年机器人行业的并购热潮,据统计,2017年我国有158个机器人项目获得投资,获得投资总金额超200亿元人民币,融资规模在四年来增长了近30倍。

  但工业机器人缓慢的成长周期与资本赚快钱的矛盾也开始激化,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无序竞争。2018年上半年,行业波动出现,价格战和中美贸易战进一步加剧了行业的不确定性,很多企业开始措手不及,上半年增速都不达预期。

  根据GGII整理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工业机器人产量32806台,同比增长37.7%;第二季度,中国工业机器人产量40932台,同比增长26.12%;上半年中国工业机器人产量同比增长31.02%。较上年同期增速下滑接近37个百分点。(上一年同期增速为67.97%)。

  从近期上市公司公布的业绩预告来看,绝大多数的上市企业预测的结果并不理想,增速都有所放缓,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上市公司的业绩出现了下滑的情况。

  GGII认为,在修炼内功提升技术的同时,机器人企业也要注重市场化的布局,拓宽市场的通道,中国的市场需求足够大,但存量市场十分有限,如何抓住巨大的增量市场是各厂商应该着重思考的方向。

  回归到高管离职风潮这一现象,对机器人行业的过高期望让很多企业在年初制定目标的时候未免太过激进,甚至投资人或者高层拍拍脑袋就想出来一个数字,成倍的增长计划压在职业经理人或者负责人头上,但机器人行业并不能如互联网一样能够成倍爆发甚至指数级爆发,它是一个需要脚踏实地的行业,只有经过长时间潜心的打磨和积累,才能迎来真正的高回报期。


热门文章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欢迎投稿

联系人:郑先生

Email:ly.zheng#gaogong123.com
发送邮件时用@替换#

电 话:0755-26981898-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