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高工机器人官方微信

【视点】 机器人高层“大换血” 外企高管们的“中年危机”

2019-04-15 18:07 高工机器人网 阅读:5058
分享到:

摘要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机器人行业高层动荡,高管离职、跳槽的事件时有发生。

关于恶意转载本网原创文章,故意删除高工机器人字眼的严正声明

  【文/廖文清】近日,有报道称孔兵将入职云端智能机器人运营商达闼科技,担任达闼科技副总裁兼前沿驱动(上海)总经理。达闼科技是全球首家云端智能机器人运营商,以“云、网、端”三位一体的云端智能架构,实现人工智能技术在机器人行业的大规模应用。

  20多年前,孔兵迈入机器人行业,从资深工程师起步,在ABB先后担任过资深项目经理、励磁系统部总经理及机器人业务单元机器人系统部总经理等重要管理职位;2013年,孔兵开始执掌德国KUKA ;2016年,从德国KUKA卸任首席执行官,转身成为上海德梅柯的掌门人;2018年9月,孔兵以李群自动化总经理的身份现身接受采访,也预示着其已经离开德梅柯。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机器人行业高层动荡,高管离职、跳槽的事件时有发生。此前,在2019年 1月5日,长盈精密董事会公告称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陈苗圃、蔡明及副总经理倪文凯的辞职报告,一下子就流失了三位高管。

  值得一提的是,近段时间机器人外企高管的流动频繁,除去曾任职于库卡的孔兵之外,还有库卡前CEO Till Reuter以及此前报道的发那科沈岗安川原总经理西川清吾。

  2018年7月,沈岗离开发那科加入碧桂园,后担任碧桂园集团副总裁兼机器人公司总裁。

  2019年1月,库卡首席执行官Till Reuter宣布提前离职,引发一阵猜想。

  2019年3月4日,凯尔达机器人宣布安川电机(中国)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西川清吾先生现担任杭州凯尔达机器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从整个机器人行业的大环境来看,外企在中国市场的增速不达预期是促使高管们离职的现实因素:2018年以来,发那科净利率下滑明显,第四季度净利率为23.6%,同比下降9.2pct;ABB 2018 全年营收276.62亿美元,同比增长4%,归属母公司净利润21.73亿美元,同比降低1.8%;仅从运控和机器人本体的订单情况看,安川四季度均呈现下滑趋势,运控同比下降更为明显,为-15%。机器人业务同比下降8%,整体业务订单同比下降9%;库卡2018年营收32.42亿欧元,同比下滑6.81%;息税前利润率为2.6%(2017年:3.9%),同比下滑1.3个百分点;税后利润1660万欧元,暴跌81.2%。

  早些年,外企高管们还把去民企当做一个不得已的选择,但现在越来成为一种潮流了,因为民企具有更高的发展空间。不过这些早已熟悉外企运营环境的“中年人们”未必能适应民企的氛围。

  有业内分析人士表示,很多外企老总的成功,来自于品牌、资源、系统和制度等外在因素,要是把这些光环都去掉,他们的生存能力其实不如民营企业家。“他们可能在一个大公司的某一个岗位上游刃有余,他们具有很高的专业和管理能力,但要去从无到有搭建一个平台,更多的是需要发现机会和整合资源的能力。”


相关阅读:

移动端扫描分享此文

热门文章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欢迎投稿

联系人:郑先生

Email:ly.zheng#gaogong123.com
发送邮件时用@替换#

电 话:0755-26981898-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