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造机器人盖房子,有人又有钱的碧桂园还差点什么?
2019-05-20 09:02:35 阅读:1933
摘要站在地产的“巨人肩膀”上,碧桂园机器人迎来突围之战。

【文/潘敏瑶】碧桂园进军机器人的野心真不小。

1558314364410320.jpg

2018年6月,碧桂园深圳机器人产业园揭幕;7月,碧桂园成立广东博智林机器人有限公司;9月,博智林声称5年投入800亿元建设顺德机器人谷。上周,碧桂园宣布将在长沙投入500亿元打造长沙湘江智谷项目,碧桂园湖南区域执行总裁兼产城项目总指挥李天鹏表示,该项目是碧桂园机器人产业走出广东,走向全国的第一个大项目。

顺德800亿元、长沙500亿元……动辄数百亿元的大手笔投资,令业内外人士纷纷惊叹“有钱任性”时,也不免质疑:碧桂园放着巨吸金的地产业务不专心干,为什么要插足利润微薄,甚至亏钱的机器人行业?跨界地产与机器人这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碧桂园到底能不能成?

“任性”的碧桂园 

碧桂园财报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3790.8亿元,同比增长约67.1%;毛利约为1024.8亿元,同比增长约74.3%;净利润约为485.4亿元,同比增长约68.8%。作为房企龙头的碧桂园,依然赚得盆满钵满

另一方面,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房企平均营收上涨23%。A股房企平均利润上涨23%,但净利润率平均为11.9%,相比2017年的平均12.1%有所下调。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城镇化和人口红利逐渐接近尾声,房企业绩普遍上涨乏力,行业的“黄金时代”正在渐行渐远。“天花板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已经能看到了。

从去年喊出“活下去”的悲观论调,再到“多元突围”,房企各施奇招应对焦虑,没有例外,碧桂园也提出了转型。

3月1日,2019年春节后的第一次集团管理会议上,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说,未来碧桂园将让地产、机器人和农业三驾马车并驾齐驱,成为一家“高科技综合性企业”。

新成立的博智林机器人公司正是承载了杨国强的转型梦想。按照碧桂园的规划,未来五年内,将斥资800亿元建设博智林机器人谷,机器人谷引入上万名机器人专家及研究人员,吸引各类机器人、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创新企业进驻园区,完成机器人研发、生产制造与公共服务平台的无缝对接。

今年3月,碧桂园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总部人员向区域下沉,多位高管开始分管机器人业务,向机器人领域持续加码。

杨国强强调,对机器人研发要敢于投入,“如果有必要,我们拿走100亿利润用于研发都可以,因为公司最重要的就是明天的发展。”碧桂园2018年度报告上显示,研发费用达12.24亿元,相较上一年的6.93亿元增加了76.62%,增加的即机器人的研发费用。

建筑机器人这一盘“大棋”

建筑机器人和机器人餐厅是碧桂园布局机器人业务的两大细分领域。其中,最早切入的是建筑机器人领域

 

image003.gif

机器人砌砖

QYResearch一份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建筑机器人市场价值2亿美元,到2025年底将达到4.2亿美元,2018-2025年期间复合年增长率为10.0%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市场,但建筑业大而不优,具有“危、繁、脏、重”的特点,施工人员的工作条件差,劳动强度大,安全事故高发,“用工荒”趋于频繁,成本升高。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称:建筑行业平均年龄为41.8岁,50岁以上占比为30.9%;80后占比为36.4%,远低于其它行业。随着社会老龄化趋势加速,青壮年劳动力的供给将日益紧缺。

杨国强称,如果一栋30层楼的建设,70%的工人用建筑机器人替代,留30%的建筑熟练工,培养20%的操作建筑机器人的新型建筑工人,可以从根本上解决安全和质量问题,大大提高劳动生产率并节约大量成本。

30年前,杨国强曾在工地当过建筑工人,他说:“过去是工人在地盘走来走去,未来是机器人在地盘走来走去,我们要让机器人像生产汽车一样在工地生产房子。如果我们有足够优秀的人把建筑机器人做出来,我们会成为最先进的房地产公司。”

2017年,碧桂园开始在其工地推广SSGF工法,这一建造技术包括附着式爬架、铝合金模板、全现浇混凝土外墙、高精度地面等12项核心工艺。

在碧桂园集团2019年工作会议上,杨国强表示已经在安排生产适合机器人使用的铝模、顶架、爬架、墙板。

业内人士认为,碧桂园发力建筑机器人领域,一方面可以借力在建筑领域的技术优势,另一方面是其“自带订单”的属性有利于产品的落地

从机器人行业来看,GGII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工业机器人销量同比增长11.02%,达42.30万台。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15.64万台,同比增长15%,预计2019年销量19万台,同比增速21.5%。机器人获得了可观的发展。

从落地应用来看,20多年来,碧桂园在全国数百个城市布局2000多个项目,即使每个项目需要10台机器人,也形成了2万台机器人的消化量,对于目前的机器人厂家来讲,都是难以企及的数字。

除了内生动力外,政策也助力碧桂园推动机器人项目的落地。2019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将机器人作为大湾区重点培育领域,而碧桂园机器人业务主要落子广东,正处于大湾区核心腹地。

博智林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梁衍学分析,目前中国工业机器人大概为1000亿市场规模,建筑机器人则可达2万亿市场规模

对于建筑机器人的研产用,碧桂园公布的时间表是:今年实现小批量生产,在2020年开始大量投入使用。梁衍学认为,碧桂园是对建筑机器人准确定义完成后才去开发,而不是贸然投入。只有研发成功才会进行量产,一旦量产就能产生效益。相较于投入的资金,碧桂园得到的效益或者对社会的贡献更大。

image004.gif

取砖头抹灰

梁衍学透露,目前博智林机器人实验中心建筑机器人在研20余款,对应铝模板装卸、土方平整、铺地砖以及内外墙涂刷等建筑工序,已有部分机器人进入现场工地测试

挑战和隐忧 

然而,转型绝非易事。

首先,要找到一个和房地产行业赚钱前景相当的行业,在现实中几乎没有可能。“让赚惯大钱的人去赚小钱甚至亏钱”谈何容易?想要贡献主业,在未来的挑战绝非投入资本那么简单。

而对于科技含量高的项目,一般都有研发时间长、投入产出周期长的特点,布局高科技行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商业思维不比做房子,需要持续投入不能停。目前来看,机器人业务尚未为碧桂园产生过收益,还需要多久开始产生利润,还是个未知数。

彻底告别黄金时代的舒适区,进入高烈度竞争的低容错时代;走出自己熟悉的领域,进入相对陌生的空间。”是碧桂园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此外,建筑机器人那么大的市场规模为什么至今依然鲜有人进入?从关键核心技术上来看,相比传统工业机器人要求速度高、精度好、性能稳定,建筑机器人需要在室内外的非结构化环境下工作,对机器人的智能化水平要求更高,涉及人工智能、SLAM算法、激光传感等技术,来应对跑动摆放,楼层变化,基准不断丢失等难点。

在这些技术的进步下,才会真正催生建筑机器人的出现。梁衍学坦言:“建筑机器人要求像人一样,能够记忆图像、来回跑动,日本、欧洲有些公司也在做,但基本停留在概念阶段,因为他们的建筑机器人无法跑动,加上国外房地产规模没那么大,难以大批量应用。”

梁衍学还指出,建筑机器人对材料的要求也很高,因为要考虑到楼层的负载,机器人所搬运的重量和自重必须在楼层的可承重范围之内,而目前市面上已有的机器人形态是难以适应的。

因此,建筑机器人需要颠覆已有的技术路线,研发新的机械构型成为了其最大难点。碧桂园建筑机器人的形态至今还不得而知,但梁衍学透露,建筑机器人的轴数减少了,所以成本是可以降低的,未来会根据功能来定价。

事实上,建筑机器人还没形成真正的供应链,但因相较于工业应用场景的机器人精度要求零点几毫米,建筑机器人精度仅需要4毫米,使得建筑机器人不像传统工业机器人那样高度依赖精密减速器等核心零部件。

第三,要让机器人真正好用,就必须实现机器人和工艺的融合,建筑集成工艺的标准化需要时间和经验的积淀,急不来,但也慢不得。

第四,在人才团队的招纳培养方面,需要不断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志同道合的人才,他们不仅要有技术,还要有情怀。梁衍学强调,能不能成的关键条件是集团和技术人员的信心。

由于碧桂园机器人在目前阶段面对的完全是内部市场,因而不需要销售人员,围绕建筑机器人项目的约500人全是研发人员。在几十个项目同时铺开的研发强度下,人才依然处于短缺状态。

最后,过往由于不懂行业、盲目出击,资金到位了,管理却跟不上的案例不胜枚举。碧桂园的机器人业务,能不能放手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管理能不能跟进,依然决定着其成败。

碧桂园集团副总裁兼广东博智林机器人有限公司副总裁朱剑敏表示:“碧桂园做机器人肯定不是从0到1,而是在行业相关领域已经达到的水平进行更高层次的研发和应用。”博智林机器人也在通过兼并购来快速提升企业的专业实力。

类似的,美的292亿元收购库卡是跨界机器人的典型案例,近期美的集团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报告显示,8.23%的营收增速和17.05%的归母净利润增速都比2017年大幅放缓。更引人关注的是,库卡也出现了业绩下滑,几乎所有业绩指标均为负增长。

美的方面表示:“内部已基本定调,未来两三年内,美的不会做大规模的并购。此前这些并购的整体整合速度慢于公司预期。

回到碧桂园,多重并购后是“强强联合”还是“水火不容”,考验的正是其管理的能力。

另外,在博智林机器人成立时,碧桂园从发那科挖来了从事机器人研发工作25年的沈岗,担任博智林机器人公司总裁。然而就在几天前,沈岗在其朋友圈透露了其本人将要离开碧桂园的意思,个中原委,值得玩味。

最终能否经受住考验,安稳度过阵痛期,是碧桂园机器人业务突围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