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ST华昌:“魔幻”十年上市之路
华昌达 文章来源自:高工机器人网
2021-05-01 10:19:23 阅读:13174
摘要十年“努力之功”,早已在内部瓦解了。

撰文 | 歌者

4月30日,华昌达披露了更新后的2020年度报告。公告显示,2020年华昌达实现营收16亿,同比增长1.06%;归母净利亏损5.85亿,同比增长61.91%,公司亏损进一步扩大。在报告扉页,华昌达这么描述公司的现状:“公司现有在手订单超过30余亿元,经营生产仍在正常进行,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尚不存在重大风险。”

再看华昌达2021年Q1经营情况,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4.47亿,同比增长18.50%;归母净利亏损6403万,同比下降13.97%。

同时,公司股票于4月30日起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证券简称由“华昌达”变更为“*ST华昌”,日涨跌幅限制变为20%。

上市十年以来,华昌达也曾风头无两,也曾辉煌无限;公司主营业务覆盖了机器人、智能制造、军工等朝阳板块,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华昌达从巅峰到谷底?上市十年,华昌达都经历了什么?

“成也并购,败也并购”

在2011年上市前,华昌达迎来了一个业绩增长的小高峰。2008年-2011年期间,华昌达营收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03.03%;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03.69%。2011年底华昌达成功上市后,2015年营收达突破数十亿;2016年创造公司最高净利1.16亿;2019年彻底反转,净利暴跌,当年华昌达巨亏15.36亿,远超上市以来全部净利润之和。

华昌达2008-2021Q1经营业绩表

微信图片_20210501102028.png

来源:公开资料,高工机器人整理

十年之中,华昌达业绩起起伏伏,与其并购重组支撑业绩的外延式发展模式有着莫大关系。

“并购一时爽,一直并购一直爽。”

·2014年,华昌达以净资产8倍溢价6.3亿元收购上海德梅柯汽车装备制造有限公司100%股权。

·2015年,华昌达以现金方式约3.29亿收购DMW100%股权;紧接着通过DMW收购了W&H Corp。

·同年,华昌达拟以15亿收购江苏仕德伟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以3.3亿收购昆山诺克科技汽车装备制造有限公司100%股权。后因收购标的经营业绩未能达到预期,华昌达终止上述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2016年,华昌达以9100万元的价格,收购李克、李振清持有的西安龙德全部股份。

·2017年,华昌达拟收购瑞典Robot System Products in Scandinavia AB公司70%股份,交易价格为7763万瑞典克朗。

……

据统计显示,上市以来华昌达并购涉及的标的多达十几家。

并购,确实给华昌达带来了一些甜头。2014年被成功收购后,德梅柯2015、2016年净利分别为7495万、8425万,成为华昌达最重要的利润来源;德梅柯也成功完成业绩目标。西安龙德在收购之后,也表现了同样的业绩增长势头,并且完成三年业绩目标。

德梅柯、西安龙德历年业绩表

微信图片_20210501102123.png

来源:公开资料,高工机器人整理

本来以为这是德梅柯、西安龙德业绩高增长的开始,没想到却是结束,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在业绩承诺期过后,德梅柯、西安龙德先后在2017年、2019年出现业绩大变脸;德梅柯营收由2017年的11.81亿下滑至2020年的3.82亿;西安龙德营收由2018年的6742万缩水至2020年的2566万;让人唏嘘不已。

这对华昌达来说,简直是一次“雪崩”。为了满足大肆扩张需求,华昌达上市多年来经营流量现金净额一直为负,并购之后还有愈发强烈的流出趋势;付出得不到回报,窟窿却越来越大,华昌达出现了巨大的现金流动危机。

2020年,华昌达试图通过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集资金的方式来缓解公司流动性困境,据悉本次拟募集资金7.7亿元,不过这一项目最终以华昌达撤回申请文件告吹。这不是华昌达的第一次自救,2017年华昌达也曾尝试非公开发行债券和非公开发行股票进行外部输血,结果不仅无疾而终,反而造成公司财务费用急剧上升。

祸起萧墙

但如果把华昌达今天的局面全部归于子公司业绩不景气显然有失偏颇,对于华昌达来说其更大的祸患来源应该是曾经的实控人与董事长——颜华。这位前任掌门人通过系列魔幻操作,让华昌达陷入了多起债务纠纷中,同时也无端背上了巨额债务。这些年,华昌达为了解决这些债务纠纷不仅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公司信誉、品牌等无形资产受到全面影响。

现任华昌达董事长陈泽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受借贷纠纷案影响,华昌达经历了最艰难的2018年,银行贷款收紧和抽贷,银行贷款从2017年的8亿元萎缩到了5000万元左右,给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

2017年,公司实控人颜华私刻上市公司公章、假冒法人签字向国创资本借款约2亿元,向自然人邵天裔代理人借款1.47亿元……为了整理出颜华的债务情况,华昌达方面、政府方面和债权人方面都出马了,经过沟通整理,2018年3月,公司公告颜华个人债务规模约为30亿;相当于华昌达当前市值的2.37倍。

2019年12月,华昌达与武汉国创已就相关借贷本金及利罚息的偿还问题基本达成一致,并表示将正式签署和解协议。华昌达在最新更正公告中表示,截止2020 年12月31日,公司仍按法院裁定预计了相关本金、利息和诉讼费用共2.39亿。

而这一些列事件的始作俑者至今仍在境外。

2021年1月消息称,华昌达股东所持公司12.11%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巨大的债务压力,已经让华昌达无法对未来业绩增长持乐观态度了。正如2021Q1业绩报告中所提到的,华昌达预测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的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较上年同期相比或将有较大浮动,但由于以下两方面因素影响无法精确预测:

1)公司与国创的诉讼案件,已与对方签订《和解协议》并已根据谨慎性原则计提预计负债,由于公司正在与债权方开展债务重整计划谈判,后续进展或将影响预计负债金额的计提。

2)公司有息负债规模大,财务费用对净利润的影响较大。

一句话总结:经营活动创现能力不足,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导致华昌达有息负债逐渐攀升,资金链压力大,财务风险高居不下。

十年风云,华昌达已成*ST华昌,营收下滑、净利累计三年为负、债台高筑、股东减持,徒留一地鸡毛。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