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135+亿元,哪些系统集成商被兼并购了?
系统集成商| 并购 文章来源自:高工机器人网
2022-06-23 11:32:50 阅读:2499
摘要高工机器人整理了2017年至今中国智能制造上市企业对国内系统集成商的兼并购案例30起,金额高达135+亿元。尤其在2017-2018年期间,是中国智能制造上市企业对系统集成商兼并购的高峰期,众多系统集成商企业被资本方收入囊中。

撰文 | 罗艳


每一个时代来临之际,资本“砸钱”的狂热,往往超出业界想象。


在工业自动化需求不断增长的趋势下,工业机器人行业里的并购大戏正在轮番上演。其中,处于产业链下游的部分系统集成商,“主角”光环四射,“片酬”拿到手软。


为此,高工机器人整理了2017年至今中国智能制造上市企业对国内系统集成商的兼并购案例30起,金额高达135+亿元。尤其在2017-2018年期间,是中国智能制造上市企业对系统集成商兼并购的高峰期,众多系统集成商企业被资本方收入囊中。


640 (1).png



频频并购,意欲何为?



整体来看,推动机器人行业掀起并购潮的背后主要受两大因素推动。


一是投资方自身业务发展需要,形成优势互补。不少投资方希望可以通过收购获取企业自身原有业务之外的全新创新性技术,迅速提升营收规模。


例如,拓斯达收购野田智能,可以拓宽其在汽车制造领域的自动化应用,对进一步打造拓斯达机器人生态圈提供了非常好的市场应用切入点和技术支持,有助于增强拓斯达盈利能力和可持续经营能力,提升公司抗风险能力。


创新奇智收购上海浩亚及青岛奥利普,则看中了两家企业丰富的行业实施经验与软件工程能力,有助于进一步深化公司“AI+制造”的业务布局。


另外,还有一些投资方想走多元化发展之路,借由并购寻求新的定位,进而开拓新赛道、进入新的成长区。


例如,哈工智能收购江机民科,可以快速深入军工行业,进入具备广阔市场前景和较高准入壁垒的红外、热电池及火工等军用产品领域,促进公司智能制造装备、人工智能技术在部队、大型军工企业的装配适用。


二是流动资金的压力。对于集成商来说,“垫资”是行业存在的普遍现象。在一般情况下,终端客户的付款通常采用“3331”的方式,但集成商在设计、生产、加工的过程中,所投入的费用一般会超过预付款的金额。这种时候,集成商垫资的情况就会经常发生。


所以,流动资金对于系统集成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于想要做大规模的系统集成商来说,借力资本是必不可少,方式无非是两种:上市进入资本市场或者寻求投资并购。


仅从寻求投资并购的途径看,有实力的集成商依然是投资方的主要标的,投资方毫不掩饰对其的宠爱。


2017年,友阿股份出资认购隆深机器人121.875万元注册资本,占增资后注册资本的15%。近年来,隆深机器人已代理销售6000+的川崎机器人,还与川崎机器人共同投资设立了隆崎机器人。同时,面对新能源的万亿赛道,隆深机器人于2019年开发出了燃料电池膜电极自动化生产线,在氢燃料电池智能装备领域率先开局。


“促成佳话”还是“相看两厌”?



携手共进的这些年,收购方与被收购方之间关系如何?


要理清双方的现状,首先得来看一则协议。


在各家的公告中,大部分标的公司会对该次收购交易签订《业绩承诺补偿协议》,所谓“业绩承诺”实际上就是一种对赌协议,一旦交易对手的标的企业没有达到业绩标准时,就要提供相应的补偿。


据高工机器人了解,爱仕达在2017年参股了江宸智能20%股权比例,江宸智能承诺2017年至2019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不低于1500万元、4000万元和8000万元,但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实际与承诺金额差值高达1.24亿元。截至2022年5月26日,爱仕达已累计收到业绩对赌方朱立洲支付的股权回购款6970万。


为了完成“对赌协议”,标的公司们绞尽脑汁在协议期间达到业绩标准。这一期间,双方更多维持其乐融融的友好局面,多家标的公司的业绩不仅过线,还拉动了投资方的业绩增长。


繁华落尽君辞去,回头看部分投资方和标的公司的关系似乎并没有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大部分的并购案未实现“1+1>2”的目标,徒留“青灯怨语一枕清霜冷如冰”,最终相看两厌的不在少数。


往前追溯,在中国机器人渐入发展时期,掀起了兼并购案的热潮,彼时黄河旋风收购了明匠智能,但明匠智能并未在协议期间业绩达到预期,最终上市公司对收购明匠商誉项目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1.78亿元,合计拖累上市公司业绩3.38亿元,黄河旋风不得不 “断腕止损”。


同时,也有业绩承诺期已过,标的公司业绩滑铁卢的也比比皆是。2017年三丰智能收购鑫燕隆后,3年对赌期一过,在2020年前三季度中,鑫燕隆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分别减少了25.27%和56.61%。鑫燕隆“变脸”之快,令人唏嘘。


除标的公司“誓言”不再外,投资方也在上演“负心汉”的角色。


在2014年,华昌达收购德梅柯后,成为华昌达最重要的利润来源,但在2018年汽车行业颓势之下,“华昌达实控人负债30亿跑路事件”的发酵也让德梅柯元气大伤,最终也只能感叹一句双方之间“此情可待成追忆”!


不过,这也与当时的行业发展有关,机器人行业正处于发展初期,大环境不够成熟,而企业想去抢占市场,稍显心急,使得业内并购的负面消息频频出现。


当然,也有收购方与被收购方相处融洽的例子,被收购方并没有患上业绩承诺期满后的一系列综合症。


在埃斯顿收购的公司中,不得不提到扬州曙光,扬州曙光在2017年-2020年承诺期内并购标的业绩承诺金额分别2,760.00万元、3,174.00万元、3,650.00万元、4,015.00万元,均已完成。业绩承诺期过后,2021年埃斯顿年报显示,扬州曙光实现营业收入9680.3万元,净利润为3360.8万元,且经营稳健增长。


总的而言,在买买买的道路上,折戟沉沙者不在少数,真正形成优势互补的也成为了业界佳话。如何看准投资标的,而不“踩空”,是投资方经营决策者需要思考的深层逻辑。

 

8月2-4日,以分化·蓄势·共生为主题的2022(第五届)高工机器人集成商大会暨十佳系统集成商颁奖典礼将在深圳机场凯悦酒店举行,同期还将举办高工系统集成商汇(第二届)会员交流会,届时,参会嘉宾将共同探讨如何走出集成商的“迷雾”,推动中国的自动化向智能制造迈步。


联系人:罗女士13632944360

邮箱:sn.luo@gaogong123.com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